第一百七十六章、一个时代的结束(1 / 2)

神圣罗马帝国 新海月1 1756 字 1个月前

政治就是这么奇妙,美国政府难产了,国际政治压力忽然之间也没了。

仿佛是怜悯合众国的不幸遭遇,不光各种针对手段停了下来,就连战争赔款都被允许延期支付。

国际局势趋于缓和,本该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,美国的有识之士们却变得忧心忡忡。

联盟的继续针对,固然会让合众国损失惨重,可是外来压力也能够促使美国民众团结。

原本还想要借机转移公众视线,调和国内各联邦州关于赔款数额的纷争,最起码也要先完成大院,把中央政府搞起来,现在一下子变成了梦幻。

明知道这是敌人的阳谋,可是涉及到了自身切实利益,各联邦州根本就无法退缩。

战争赔款可是一笔天文数字,每退让一个百分点,都会令州政府背上沉重的经济负担。

这些多出来的钱,最终必然会落到民众和企业头上。政客们虽然没有节操,但是选票却不能不要。

谁都知道这样僵持下去,最终会出大事;遗憾的是涉及了真金白银,谁也拿不出令各方满意的解决办法。

各联邦州都有自己的领导班子,一天两天没有中央政府,没有问题;一个月两个月没有中央政府,问题也不算大;要是一年两年都没有中央政府,那就要事情大发了。

不是所有人都希望头顶上有人管着,尽管合众国的中央政府存在感已经很低了,但还是抵挡不住野心家的野心。

当大家习惯了没有华盛顿政府,那么华盛顿政府就真的要凉凉了。

说到底合众国也只是一个立国百来年的移民国家,本身就没有什么向心力,走到一起完全是因为利益。

既然可以因为利益聚合,那么就同样可以因为利益而分家。

可以想象这波过后,就算是合众国不发生分裂,也会和隔壁的联盟国一样,从联邦变成邦联。

看似只是变化了一个单词,实则却是性质上的根本改变。

各州同中央政府的关系直接变成了合作伙伴,高兴的时候大家一起玩儿,不高兴的时候分分钟退出给你看。

在过去的几十年里,联盟国已经不只有一次出现加盟州闹退出的新闻,甚至有的州已经付出了实际行动。

当然,在这进进出出的背后,也少不了华盛顿政府的推手。

秉承着搞不死你,也要恶心死你的原则。历届华盛顿政府,都喜欢在这上面搞事情。

遗憾的是人家闹归闹,有合众国这个危险在侧,联邦国各州都不敢放弃抱团。等冷静了下来,最后又是一家人。

原本大家只是看笑话,没有想到风水轮流转,现在轮到了自己头上。

……

美洲不太平,东欧也不太平。在沙皇政府拒绝了大陆联盟的“善意”调停后,内战的局势就再次一泻千里。

伴随着层出不穷的“志愿者”奔赴反俄前线,独立浪潮再次被推向了高潮。

原本只是想要据险而守的芬兰独立军杀了出来,和波兰立陶宛地区的起义军都盯上了同样的目标——圣彼得堡。

这还不算完,巴尔干半岛的保加利亚人在驱逐俄军之后,又发起了君士坦丁堡(沙皇格勒)会战。

高加索地区叛军也不甘寂寞,此刻正沿着伏尔加河进发。短期内无法判定具体战略目标,看样子是准备打到哪里算哪里。

乌克兰独立运动也进入到了高潮阶段,在“志愿者”们的帮助下,独立军在战场上渐渐占据了上风。

中亚局势依旧糜烂,看不到任何好转的迹象。西伯利亚到是占据了上风,可是这没有任何意义。

……

不是俄军不努力,实在是叛军气焰太嚣张。飞机坦克都出现了战场上,让缺枪少弹的政府军吃尽了苦头。

镇压叛乱?

不,这分明就是和欧洲世界开战。导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,就是之前拒绝的国际“调停”。

现在后悔已经晚了,大陆联盟死扣着前线的俄军主力不放,沙皇政府只能让刚放下锄头的农民上战场。

伴随着局势的发展,俄国内部越来越多的少数民族,参与到了民族独立运动中。

如果要深究原因的话,还是来自一篇《论民族独立运动》的文章。能够造成这么大的影响,文章的撰写着自然不是普通人。

那已经是半年前的事情了,为了给俄国人添堵,弗朗茨在奥地利日报上发表了《论民族独立运动》。

文中明确阐述了自己的立场,即:

“对拥有自己的文明、悠久的传统历史文化、长期居住在某地区(五百年以上)的主流民族(80%),并且拥有强烈的独立愿望,应该给予独立。”

毫无疑问,这是典型的自己吃饱了,现在开始砸锅了。要是搁在三四十年前,谁要是敢这么说,那就是不共戴天之仇……

然而,政治就是这么玄妙。自家的民族问题解决了,就到了拿出来搞事情的时候。

事实上,弗朗茨已经非常收敛了,在支持民族独立运动的同时,还附加了很多先决条件。

原因自然是为了避免误伤了。现在可是殖民帝国时代,民族独立运动兴起,首当其冲的就是各大殖民帝国。

不同于神罗殖民地的地广人稀,基本上不会受到冲击,其它殖民帝国就大不相同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