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四章 立陶宛省(1)奇怪的教堂、奇怪的忏悔(上)(1 / 2)

维尔纽斯。

维尔尼亚河与涅里斯河交汇处的维尔纽斯是欧洲有数的大城,城堡建设在一座小山顶部,到了眼下这个时代,整个山顶已经被踏平了,一座大致呈八角形,方圆超过十五里,总面积接近四平方公里、近两千座以红褐色为主基调建筑物的城堡矗立在那里。

这座城堡的城墙高达高达十五米,平均厚度超过两米,城墙上用于藏兵的圆堡多处,可同时容纳几万人上城墙守卫,这在此时人烟稀少的欧洲还是很少见的。

但在眼下的立陶宛,经过俄罗斯、瑞典、波兰、普鲁士四者之间错综复杂、断断续续接近五十年的战争后,原本强大的立陶宛大公国已经衰落了。

以前的立陶宛跟波兰一样,都是擅长种地和养马的民族,长达五十年断断续续的战争后,其人口已经萎缩到几十万了,连传统意义上的小国葡萄牙都不如,在战争期间,包括立陶宛在内的波罗的海诸国贵族纷纷跟随西班牙、葡萄牙的步伐出海殖民。

波罗的海诸国出海殖民的方式分特别,这个时代,在东欧诸国,以城堡为基地的封建庄园遍布,往往一个小城堡就代表着一个世袭贵族以及依附于他的农户、工匠、牧户,你没看错,在波兰、立陶宛以及他们占据的乌克兰一带有大量专门从事放牧的人口,就算在城堡附近,也会专门留出一些土地给养马的牧户。

除了养马,这些人也会同时喂养牛羊猪等,他们离不了城堡贵族的保护,实际上就跟城堡周围广袤农田里的农奴一样,成了事实上的牧奴。

除此之外,还有专门从事工匠职业的人,比如铁匠、木匠、石匠、砖瓦匠等,一个封建城堡,里面的行业应有尽有,关起门来也能自我发展。

以前我们提到过,在大航海时代,除了那几个赫赫有名的国度,像波罗的海诸国也有人去非洲、美洲殖民。

这里面就包括前拉脱维亚殖民者、前塔尔西城堡领主/子爵奥古尼斯,奥古尼斯带着他的城堡下辖所有人,大约三千多人来到了遥远的特立尼达和多巴哥,并一度在那里站稳了脚跟,当然了,随着大夏国的进入,以前他在荷兰人、英国人、法国人之间左右逢源的时代便结束了。

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成了大夏国委内瑞拉省的一个府,而大夏国并没有完全抛弃奥古尼斯,而是让他成了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府的一名高级官员,多年后,他完全掌握了汉语,又成了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府的知府。

眼下,奥古尼斯又调到了维尔纽斯担任首席高官。

眼下波罗的海东岸诸国的形势是,在前不久一场大战里,俄罗斯、普鲁士联军击败了瑞典人,从瑞典人手里得到了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,最后两家二一添作五,俄罗斯占据了爱沙尼亚,普鲁士占据了拉脱维亚,而在之前的一场瓜分波兰-立陶宛的战争中,普鲁士得到了立陶宛。

在一场交易中,大夏国先后得到了柯尼斯堡和立陶宛,立陶宛,它进入大夏国政务院的序列也才半年而已。

就是这半年,让原本被几乎无休止战争摧残了的立陶宛渐渐焕发了生机。

首先,随着原本占据几乎半个立陶宛的拉齐维乌家族退出,大夏国接管了该家族所有的城堡和土地,当然了,肯定也包括土地上的农户。

在以前波兰-立陶宛王国的鄙视链中,波兰人、立陶宛人信仰天主教者处于最上层,信仰东正教、新教的处于第二层,明斯克人(白俄罗斯人)处于第三层,乌克兰人处于第四层。

这只是大概的划分,也有大量信仰天主教的农户、牧户、匠户是以半个奴隶身份依附于各个贵族的。

自从维尔纽斯大城完工之后,城堡的主人还是比较开放的,天主教、东正教、新教都可以在这里建设教堂、布道以及进行弥撒、洗礼、婚礼等宗教活动,五十年战争过后,依旧维持了这个格局。

大夏国一度成立以东正教为主的明斯克大公国,不过在最近又将大公国降格为帝国一个行省,这在整个欧洲都引起了震动。

注意,是震动,不是轰动。

这表明了大夏国的态度,但成立行省之后,大夏国依旧让东正教成为了明斯克、柯尼斯堡、立陶宛三地的主要宗教。

在以前的立陶宛,拉齐维乌家族掌控着国家一半的城堡和财富,该家族还拥有一支步军两千、骑兵一千的军队,这是大公国法律所允许的,在整个立陶宛乃是独一份。

而在拉齐维乌家族里,家主乃是以前的亚努什,他是维尔纽斯省高官兼大盖特曼,另外一个核心人物就是他的堂弟博古斯瓦夫,如果说拉齐维乌家族掌控着立陶宛一半城堡的话,那亚努什手里就占据其中的六成,而剩下的四成就在博古斯瓦夫手里。

拉齐维乌家族在整个欧洲盘根错节,势力范围不仅仅在波兰、立陶宛,在俄罗斯、德意志、意大利半岛都有他们的城堡和庄园,故此,当大战发生时,各方都有意无意避开了该家族的城堡和庄园,这样一来,剩下的贵族都遭殃了。

但这对大夏国来说简直太好不过了,等到大夏国接手后,立陶宛本土剩下的大贵族不多了,大夏国或强制性夺取,或用一定钱财购买,已经将该国大部分城堡和庄园、土地收归国有,但只有一人除外。

博古斯瓦夫.拉齐维乌。

在眼下的立陶宛,只有博古斯瓦夫还拥有以第二大城市考纳斯以及港口城市克莱佩达,依附于这两个城市的农户、牧户、匠户至少有三万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