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九章 棋手与棋子(1 / 2)

在观众席的一众富贵身影的谈笑观战中,这场高尔夫球杯赛从开始走向结束。

伊丽莎白最终没能拿下冠军,但拿到第二名,也有一百万的奖金。

她始终是很久没有打高尔夫了,虽然超凡力量有提升身手,技术却下降了。

只拿到一百万,这也使她对于与希德-雷扩的这场赌约更加看重。

伊甸高尔夫球场除了巨型草坪、森林和湖畔,也有俱乐部建筑设施。

在比赛结束后,伊丽莎白去了趟俱乐部的更衣室,换掉运动服,换上橙风衣和喇叭裤,就带着朱蒂她们前去应约的湖边一处凉亭。

木造凉亭的线条也古朴,黑色正装的侍应生端着酒水候在一旁。

此时,凉亭里已经一片笑语,希德那伙人早一步到了,除了那读心男,还有几个闻讯而来观战的年轻人,虽然不是超速档,但都是食血者,希德的身边没有次品。

“莉兹!”希德看到伊丽莎白走来,又是主动呼喊了声,“刚才的比赛很精彩。”

伊丽莎白看到凉亭中间的一张石台上,已经摆好了一个造型精美的电子棋盘,64格棋位界线分明,黑白双方的棋子还没摆上去,都放在棋盘旁边。

“我们先下棋吧。”她说道,一盘国际象棋是可以下好几个小时的。

“那好。”希德微笑地点头,向周围众人道:“莉兹以前可是象棋高手。”

熟知那圈子的人都知道,伊丽莎白-斯特林不但是个超速档,基本上从小学就精通什么,芭蕾、象棋、骑术、高尔夫等这些游戏,她都表现出高超的潜力。

她就是那种天才超速档,不管做什么都样样出色。

“什么以前,现在也是的。”希德那些姐妹中,有人捧哏地笑说。

“我是怕她忘了。”希德往石台一边坐下,左手握着半满的红酒杯,右手拿过一只黑色的士兵棋,就往棋盘上摆去,“我下黑棋。”

国际象棋白子先行,也就有先着优势,而黑子往往开局就要防御而落入被动。

“嗯。”伊丽莎白没有推却,往石台另一边坐下,把剑宝放到台上,抬手去拿起了白色的棋子。

她不是来争风头的,全是为了赢钱。

希德在棋盘上从来都是一个难缠的敌手,所以有任何优势,她都收下了。

朱蒂、绫子、小美都站在伊丽莎白的身后观看,但她们都不懂象棋。

朱蒂好歹还听说过一些,只是没学没练也没玩过。

绫子和小美之前是连基本规则都不了解,有什么棋、都能怎么走,还是刚才伊丽莎白在路上给她们提了一下,她们才有了些概念,至于各种的步法仍是一窍不通。

这种有钱佬才有闲情逸致玩的游戏,根本不出现在街头与城寨。

一盘棋随时需要下几小时才分得出胜负,想想都可怕,那都够打多少回牌了。

这时候,她们望着那64格棋位,横着从A-H,竖着从1-8,排列都是各8格。

双方正往棋盘上摆上六种棋子:

国王,王后,城堡(车),主教(象),骑士(马),士兵

一王一后,双车双象双马,还有八只士兵。

她们刚在路上学到的已经忘得差不多了,几乎只记得哪一方的国王无路可走而被吃,哪一方就输掉了。

蓝青的湖色倒映着这个挤满了人的小凉亭,有悠然游过的水鸟发出嘹亮的叫声。

希德和伊丽莎白都摆好了棋子。

“要限时吗?”希德问道,让伊丽莎白来决定。

“就按一般的慢棋来下好了。”伊丽莎白应道,尽管想快点回去红雨之家,却不跟对方下快棋。

她知道食血者的大脑算力非常高,而且希德是个三程序者,超凡级别就比她高。

所谓慢棋,前40步限时100分钟,如果胜负还没分,之后再有追加。

“那就慢棋。”希德毫无意见,微微地抿了一口红酒。

当下,她们把各自的棋钟都调至100分钟,这是各自前40步所有的下棋时间。

轮到一方执子的时候,棋钟开始走,思考不限时,当棋子落定,棋手就按下棋钟的暂停按钮,另一方就开始倒计时。

如果哪方的时间走完,还没有走到足够的步数,那也算输了。

开局之前,伊丽莎白悄然地深吸一口气,如果有胜机,争取在前40步搞定。

因为时间一长,算力更高的人精神会更好,那对于她就很难了。

伊丽莎白正要全神投入到那块电子棋盘上,64格棋位的线条犹如矩阵的网格线,双方32只棋子的形状也忽而有点变幻……

“这个棋盘是奇物?”她顿时意识到什么而问道。

“没错。”希德点头道,“它能放大我们的精神感受,提高下棋的浸入感。我现在下棋,都用它了。”这话也是在说,这场赌棋就用这个棋盘了。

伊丽莎白略作考虑,这样显然会加大精神的消耗,提高希德的优势。

她的胜算,又再下降……这已经像是一个陷阱……

但是,五百万,五百万,那能换多少孩子的冬衣。

一盘棋还没下,谁都有赢的机会。

“那就开棋吧。”

在众人的注目中,伊丽莎白抬手拿起D列的士兵,往前推了两格,再按停棋钟。

先手开局,后翼弃兵。

这是最古老、最经典的封闭性开局之一,白子试图用后翼的兵去交换黑子中央的兵,以完成对棋盘中心的支配。

“莉兹,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用后翼弃兵了?我记得你以前先手开局都喜欢用大帝进攻。跟我下棋,不要太保守,普通步法对我是没用的。”

希德的语气并不是挑畔或讥讽,而像是谆谆教导,像这是一场师生之战。

几乎是不假思索,希德把G列的骑士移到了F6棋格,后兵开局,古天竺防御。

自己的时钟又开始走了,伊丽莎白没有应话,再把C列的士兵往前推两格。

与此同时,朱蒂她们都认真看着,却完全看不懂棋盘上是什么局面。

随着双方你来我往,周围观战的富家子弟时不时一声欢笑喝彩,但都几乎发生在希德执棋的时候。

那个奇物棋盘造成的精神错觉则越来越大,她们每个人都看得到,这片空间像成了心灵网络,光影与幻象都在飘飞涌现。

那些棋子仿佛真的变成了巨大的城堡、威严的骑士、持着刀剑的士兵……

观棋的人都感到精神压力骤大,而下棋的人就更甚于十倍。

前15步过后,伊丽莎白已是神经发紧,额头微微有点膨胀的痛觉,大脑正在超速运转,但她隐约感觉到棋局不秒,自己的步法似乎被希德完全洞察。

她每下一步,希德好像都能把所有的变化都计算好。

她思考的时间越来越长,希德却还是游刃有余,后手则渐渐把局面控制了去。

这不只是因为她许久没有下棋,也因为她的算力不够,她的策略也不行……

对付希德这种级别的棋手,普通步法确实没用,要用新的步法打乱对方节奏……

伊丽莎白有点察觉不到时间的过去,深深地陷入到对棋盘的思考之中,只是接下来的10步棋,还是没什么好转。

她的棋子越来越少,棋钟时间也越来越少。

一道道网格线从棋盘延伸开去,把整个世界都切割得飘动起来,她的脑袋更胀了。

“莉兹,这些棋子,就是不同的程序。”希德又在谆谆地说,眼睛余光观赏着湖畔美景,“只有可以同时运用好不同程序的人,才能掌控棋盘。”

话音刚落,希德下出又一步棋,骑士突然迫近伊丽莎白的国王,“将军。”

周围众人顿时一片惊赞,“这步棋太强了。”“希德,你下棋从来都这么厉害。”

朱蒂面无表情,绫子与小美皱起眉头,优美的湖景与草坪都没了味,输了吗……

“用户,很抱歉。”剑宝发出电子合成音说,“没有找到下棋模式。”

这把奇物电子剑让希德他们都眼前一亮,纷纷笑说有趣。